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資訊 / 慈善人物

中華慈善總會第一屆會長:崔乃夫(三)

26854 2015-07-21 14:17:00 縮小 放大


  民政部部長李立國向崔乃夫會長授予“中華慈善總會終身榮譽會長”稱號

    華東水災之后,崔乃夫對“改革開放的社會環境下,政府的社會福利工作與民間慈善事業的關系”問題思考得更多也更深刻了。他意識到,這些年我們國家的社會福利事業雖然有了前所未有的業績,但相比改革開放形勢下我國經濟形勢和經濟體制的迅猛變化、其發展還是遲緩的,跟不上時代的要求。這主要緣于計劃經濟和國家包辦社會福利體制的影響。崔乃夫結合民政工作實際仔細領會鄧小平“南巡講話”精神,開始考慮社會主義市場經濟形勢下的社會福利事業的走向與對策。他認為,要發展社會福利事業,就要擺脫政府包辦的舊體制,走小政府大社會的路子。在保證國家適當投入的基礎上,走國家、集體、個人和社會相結合,層次不同,標準有別的社會保障體系的道路。民政工作需要社會化改革,社會福利事業也要走社會化道路。那時,在中國大陸建立慈善組織的念頭已經在他的內心萌動。

    1992年,崔乃夫引導、支持了新中國第一個以“慈善”命名的吉林慈善會的創建。崔乃夫部長在指導各省市民政工作的時候,總要從理論與實踐結合的高度,闡述我國民政工作、社會福利事業的改革問題,介紹我國港澳臺地區這方面一些值得借鑒的經驗和做法。崔乃夫認為:隨著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的逐步完善,民政工作面臨著新的挑戰,如何迎接和適應挑戰,成為當時全國民政系統的共同課題。

    1992年,吉林省民政廳的幾位領導在崔乃夫部長的啟發下,結合吉林民政福利工作中遇到的實際問題,有了在吉林省建立慈善會的想法并做了計劃。而后,他很快就把自己的這個想法和計劃向北京的崔乃夫部長、閻明復副部長和中國募捐委員會的領導同志作了匯報。崔乃夫聽到他們創建慈善會的計劃時,一雙智慧的眼睛即刻放出特別的光亮,連聲稱贊說這個想法很好,說這個計劃如果實現了,就是地方成立慈善會的一個很好很必要的嘗試,必然會對我們在全國創建慈善組織有推動和借鑒作用。崔乃夫向他們建議說:“你們可以把這個想法先向吉林省委省政府匯報,如果吉林省委省政府同意,民政部不僅支持你們成立慈善會,還將會在資金上進行支持,帶頭先捐50萬元!”

    吉林民政廳創建慈善會的想法同樣得到了吉林省委省政府的大力支持。1992年5月,吉林省成立了全國第一個慈善總會籌備組,并開始啟動工作。計劃成立的是社會慈善組織,可在“慈善”這個名稱上卻遇到了很大的難題和障礙。當時,社會上的多數人并不認可或不敢正視“慈善”,多年來的思維定式總是讓人們把“慈善”歸屬到封建主義、資本主義的范疇里。為這個名稱,各個方面爭論了近半年的時間,占了籌備工作的很長時間、很大精力。籌備組也曾為這個社會組織起了“救災救濟會”、“社會福利會”這樣一些回避“慈善”的名稱,但這些名稱顯然與這個組織所擔負的社會責任不一致,比如“社會福利”這明顯就是政府要做負的責任、所做的事情。民政廳幾位領導同志,始終認為只有‘慈善’這兩個字最能反映這個社會組織的宗旨。崔乃夫更是明確表態說:“就用‘慈善’這兩個字!”在最關鍵的時刻、最關鍵的問題上支持了他們。

    1993年1月8日,新中國第一家慈善會——吉林省社會福利慈善總會正式成立!

    事實證明,吉林慈善總會的成立得到了社會的積極支持,截至成立當天,吉林省社會福利慈善總會就獲贈善款200多萬元。一直支持吉林省社會福利慈善總會成立的民政部在部長崔乃夫的關注下不僅如約向慈善總會捐贈了50萬元,還專門發來賀電。賀電中說:“1993年是國家進一步深化改革的一年,隨著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的逐步完善,民政工作面臨著新的挑戰,如何迎接和適應挑戰,成為當時全國民政系統的共同課題。吉林省社會福利慈善總會的成立,適應了改革的新要求,對于多形式多渠道籌集社會資金,培養社會福利自愿工作者隊伍,加強中外慈善團體的合作與交流,促進社會福利事業的發展和進步,必將發揮重要作用。” 

   1994年4月中華慈善總會注冊成立,在全國重新舉起慈善的旗幟,得到了社會的承認。崔乃夫出任中華慈善總會第一任會長。崔乃夫出任中華慈善總會會長時因年齡的原因已經不在民政部長的領導崗位了。當時在民政部分管這項工作的副部長閻明復說,中華慈善總會籌備成立時擬定的名稱是“中國福利慈善協會”。崔乃夫說,應該把“中國”改成“中華”,這樣有利于我們就更好地把海外華人團結起來,有利于我們更好地與我國香港、澳門、臺灣的慈善組織交流合作。還說,福利的事情準確地說是政府做的事情,慈善是民間的群眾的事情,我們現在不是政府機構,而是民間的群眾團體。崔乃夫說名稱中應該把福利兩字去掉。直到現在,閻明復還常常提起這件事,說崔部長是最懂慈善的,站得高,看得遠。

    從中華慈善總會創立那一天開始,會長崔乃夫在慈善總會的發展方向上就有著就非常清楚明確的見解:就是要辦的是一個有別于政府、立足于民間的獨立的慈善機構,不向國家要編制、不要經費,也不要國家的經濟支援。明確中華慈善總會是一個民間組織,要建立一套不同于政府的運作機制,在財政、人事上保持獨立。 

    中華慈善總會成立以后,在崔乃夫會長的主持下,積極開展各項工作,他們做的第一件頭等大事就是:完善自身的機構和制度建設。

    崔乃夫帶領大家積極致力于建立完善的組織機構和健全的規章制度的工作。首先,聘請了社會上享有盛譽的一批政治家和知名人士: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倪志福、王光英,全國政協副主席趙樸初、丁光訓擔任名譽會長;民政部副部長閻明復、范寶俊擔任高級顧問。另外組成了總會的領導班子。
    崔乃夫認為,慈善事業是面向全社會的,單靠總會自身的努力無法完成,必須聯合和團結全國所有慈善組織和機構,共同推動這項事業的發展。為此,中華慈善總會自成立之日起,就積極推動各地慈善事業的發展。一年的時間,總會在全國共發展了42個團體會員。 
    在組織機構建立的同時,本著高效、廉潔的原則中華慈善總會逐步建立了相應的規章制度。修訂了《中華慈善總會章程》;制定了《中華慈善總會創始基金章程》、《中華慈善總會創始會員辦法》;制定了《財務管理制度》、《人事管理制度》、《會議制度》和其他相應的內部管理制度。 

    在此前提下,崔乃夫帶領總會同志做的第二件事情是積極募集資金。足夠的資金是慈善總會存在和發展的基礎,因此總會把募集資金的工作放在重要的位置上。一方面通過新聞媒介的宣傳,向海內外廣泛征集捐助,另一方面通過總會領導人和工作人員的廣泛活動,積極爭取社會各界的支持。一年的時間,中華慈善總會募集到的款物共折合人民幣2459多萬元。 
    這些資金分為兩部分: 
  一是創始基金。所謂創始基金是指總會在創立期間專項募集的永久基金,只動息不動本,用以支付總會行政開支和項目活動成本等費用。這項基金是借鑒國外經驗而設立的,目的是保證其他社會善款百分之百的用于慈善項目。這項基金自開始募集以來得到了海內外慈善家的積極響應和支持。一年內,該基金募集到1419萬元人民幣。 
    二是社會善款。這包括專項捐款、創始會員捐款和一般捐款。總會自成立以來不斷收到來自社會各界的各項捐助。一年內,總會共接受社會善款計合人民幣1260多萬元。 

    1995年4月22日《人民日報》刊登了一條中華慈善總會招收創始會員的消息。4月27日,天津的一位人士便寫上“北京”二字給中華慈善總會匯去了7200美元。兩天后匯票退回,理由:“地址不詳”。這位人士又寫信給《人民日報》,尋問地址。得到復信后,又將匯款寄出。由于錯把“9號”寫成了“5號”,匯票又被退回。7月13日這張匯票歷經兩個半月寄到了中華慈善總會的財務部。崔乃夫會長十分重視這件事,派人托著這張匯票和那封僅有70個字的來信,精心尋找此人。最后在天津南開大學北村六樓找到了這位寄款人——南開大學經濟研究所教授、經濟學家,82歲的龍吟老先生。崔乃夫會長派人到天津向老先生表示由衷的謝意并送去捐贈收據。老先生平靜坦誠地微笑著說:“救助貧困群體,我這樣年紀的老人只能做這件事了。”龍吟老先生早年出生于海南省文昌縣的一個愛國華僑家庭,從小受到愛國教育和熏陶,立下了報效祖國的志向。早在1927年中學學習階段,他就接受馬克思主義的啟蒙教育,參加了黨領導的共產主義青年團。1937年畢業于中法大學經濟系,因學習成績優異,被學校保送到法國里昂大學法學院學習財經,獲得博士學位。后在法國里昂大學、巴黎大學和美國哥倫比亞大學從事研究工作。抗戰勝利后,龍吟滿懷報國之制志輾轉回國,應聘于南開大學經濟系。龍吟同志曾任南開大學校務委員會委員、經濟系主任;天津市政協副秘書長、委員、常委;天津市財政學會顧問;天津市經濟學會顧問;民主建國會天津分會常委、顧問;中國馬恩列斯著作研究會會員等職務。龍吟終生從事教育工作,為教育工作傾注了畢生的精力和心血。同時他也是一位具有高度愛國熱忱,對黨無限忠誠,熱愛社會公益事業的經濟學家。 老先生十分關注新中國的慈善事業,中華慈善總會的創立令他十分興奮,即刻決定做中華慈善總會的創始會員。

    另一位人們不會忘記的創始會員是來自吉林白山的朱玉林。這個被稱之為“大山之子”的民營企業家,從1984年收養老鄉臨終前托付的4個孩子開始鐘情于救孤事業,三十年來收養的孤兒和流浪兒童累計達到426名。為了讓孩子們有良好的成長環境,他先后三次新建、改擴建孤兒院,建成集生活、教育、就業于一體,迄今為止亞洲規模最大、教育層次最高、供養時間最長的私立孤兒院。在各級黨委、政府和社會各界的共同支持下,他的慈善事業為地方的和諧發展做出了積極的貢獻。在他的真心關愛、悉心照料、精心管理、耐心引導下,這些孩子生活無虞、身心健康、樂觀向上、茁壯成才,到2013年,共有93名孤兒考上北大、清華等知名大學,部分孤兒考上公務員、走進軍營甚至遠赴海外留學。在這些成就的背后,是朱玉林三十年舍小家顧大家、夜以繼日奉獻付出的艱辛,是他實干創業為救孤事業投入近億元的慷慨。現在他每年依然需要承擔孩子們的衣食住行以及各種學雜費等600多萬元。朱玉林的大德大善大愛大美展示出當代民營企業家無私奉獻、心系社會的高尚道德情操。中華慈善總會成立時,他向慈善總會捐贈一輛價值六十萬元的轎車,成為中華慈善總會大陸創始會員中唯一一位私人企業家。在中華慈善總會創立之后二十年中,朱玉林一直支持中華慈善總會的發展,一直繼續他的慈善事業。

    中華慈善總會的創建,也得到了海外炎黃子孫的熱情關注與積極支持。

    1994年中華慈善總會正式注冊,海外僑胞——澳門銀信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吳煒先生率先捐款1000萬元作為總會的發展基金。

    1995年11月,崔乃夫安排中華慈善總會的同志前去香港聯系有關港澳區扶輪社向總會捐贈500萬元,用于根絕小兒麻痹癥專項事宜。這一行蹤引起香港慈善人士的廣泛關注。在扶輪社總監杜偉強、香港公益金籌募委員會主席李業廣的熱情幫助下,扶輪社13位實業家(前總監、社長及社員)紛紛捐款。香港羅氏國際集團董事羅嘉穗女士、香港富士攝影器材有限公司董事長孫大倫先生也加入了創始會員的行列。乙亥年保良局局長陳玉書放下繁忙的商務,在總會人員離港的前一天,從銀行調出50萬元,說:“我愿做你們的創始會員,我已把其他事宜推遲,準時到北京出席中華慈善總會第一次會員代表大會。”

    1997年香港回歸之前,匯豐銀行向中華慈善總會捐贈2,500萬港幣成立匯豐中華慈善基金,每年固定撥出資金支持各類社會福利事業,促進內地慈善事業發展。崔乃夫會長為圓滿落實此項捐贈曾專程到香港。

    中華慈善總會在籌募慈善資金的同時,在崔乃夫的直接主持下確定并初步實施了一些慈善項目,并根據實際需要,及時搞了一些慈善活動。主要是:

(1)“六一”國際兒童節,為北京市兒童福利院贈送節日禮物,為福利院添置設備; 

(2)為普及孤獨癥兒童康復教育知識,與北京市孤獨癥康復協會聯合舉辦了孤獨癥兒童康復教育展覽;

(3)為500名盲人提供了在盲人圖書館終生借閱圖書所需費用; 

(4)1995年夏季,我國吉林、遼寧、湖南和江西等省發生了嚴重的水澇災害,一些地區的敬老院和福利院遭水沖毀。對此總會作出積極反應,分別撥款為這些省份恢復福利院4座;

(5)1995年10月,云南省武定縣發生地震災害,總會向災區提供了緊急救災援助;

(6)與民政部合作在北京聯合舉辦了由孤兒演出的大型“獻愛心助孤”文藝晚會; 

(7)為遼寧省慈善會提供了孤兒就業培訓費。

(8)為提高公眾的心理健康水平,開展社區服務和福利項目,中華慈善總會于1995年5月6日至6月10日,在首都舉辦了大型心理咨詢系列活動。先后由83位專家參加了活動,進行現場咨詢和舉辦專題講座,接受咨詢者達3000人次之多。期間,還向首都第一家社區心理咨詢機構“西城區信任與安慰協會”提供了資金幫助。

    在崔乃夫會長的主持下,總會在完成上述工作的同時,確定并實施了兩個生命力很強,總會在成立近二十年依舊在持續發展的慈善項目。

    當時,崔乃夫會長向外界介紹時說:“總會在1995年成立之初,選擇了為患唇腭裂的孤兒做矯治手術的項目。這個項目花費少、收效快、覆蓋面廣,社會效益明顯。一次手術花費兩三千元,可使孤兒終身脫殘。所以推出后得到了廣泛的支持。項目規模逐年擴大,已經成為總會可以持續多年做下去的重要項目。”

    中華慈善總會成立的時候,崔乃夫會長把“扶貧濟困”、“安老助孤”作為實施慈善項目的重要思路。為了做好“助孤”方面的慈善項目,在崔乃夫的安排下,總會委托中國社會科學院社會所青少年發展問題研究室的專家、教授就我國孤兒的現狀和問題在全國范圍內做一次調研,并提出項目的建議與意見。同時,崔乃夫又安排總會工作人員設計“助孤”項目,組織實施落實。在中國社會科學院專家提交的調研報告中,提到山西大同乳娘村村民在政府安排下助養孤兒的情況,就是在大同附近的一些村莊里,一半以上的婦女都助養政府福利院的孤兒。這一情況引起了總會的注意與重視,并即刻派工作人員到那里對孤兒的情況進行調研。在對幾百個孤兒的調查中發現,唇腭裂在新生兒中的發病率是很高的,高的地方甚至要達到0.5%低的地方也不低于0.1%。這顯然在孩子中是一種常見病、多發病。有這種殘疾的孩子一生都是很痛苦的,他們發音有障礙,說話吐字不清楚,不好與外界交流;吃飯有困難,常常會向外噴飯粒。他們懂事后大都怕羞,不愿見人,沒有自信,心理疾患都是很重的。微笑是很難在他們臉上出現的。崔乃夫會長考慮到,總會剛剛成立,慈善項目的資金還不多,選擇為患唇腭裂的孤兒做矯治手術的項目,花費比較少,收獲卻是很快的,而且覆蓋面廣,社會效益明顯。一次手術花費2000元左右,可使孤兒終身脫殘。在崔乃夫的主持下,通過會長辦公會的認真研究,選擇確定了為患唇腭裂的孤兒做矯治手術作為中華慈善總會的慈善項目。全國患唇腭裂的孤兒很多,從哪里著手呢?崔乃夫又建議從兒童福利院做起,也得到了會長辦公會的一致同意。項目確定了,并確定從大同做起。在崔乃夫的主持下,總會的楊團、常寒嬰、劉紅衛等同志又以科研項目的標準設計了項目的執行方案、項目技術操作方案、項目監督方案等三方面的合同約束,使這個項目做得嚴密、順利、健康。為科學準確地設計這個項目的方案,總會的那些同志,還多次深入到大同進行了艱苦細致的工作。1995年啟動“助孤計劃”孤殘兒康復首期項目,為山西大同市社會福利院54名患唇腭裂的孤兒進行手術矯治,一年內,手術全部完成,成功率達到100%。在這個項目的執行過程中,每次的工作匯報,崔乃夫會長都認真聽,并非常科學地集中正確的意見。從而,使這個項目一直進行得比較完美,為總會以后進行的項目提供了許多可供借鑒的經驗。同時,也為四年后中華慈善總會與美國“微笑列車”的成功合作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在崔乃夫會長的主持下,總會成立之初確定的另外一個重要的慈善項目,就是甘肅‘慈善雨水積蓄工程’。崔乃夫不但工作嚴謹、科學、細致,有雄才大略,而且也是一個感情極為豐富的人。我總也忘不了他說到這個項目,說到甘肅如何干旱缺水時的那副神情。“1995年,甘肅大旱,河斷流,井無水,莊稼枯死,樹苗被曬干,有三百多萬人、二百多萬頭牲畜幾乎沒有水喝。中部隴東地區四十多萬人為了生活用水,半夜起身到幾十公里外的山溝里拉水。在拉水回來的路上,竟能看到這樣的奇觀:饑渴難耐的野狐、飛鳥一路跟著水車,吸食水車滴落的水珠,怎么轟都轟不走。當水車停下,用大桶、小桶分水時,有的鳥竟不顧死活地沖向水桶……”說起這些,崔乃夫總是很沉重很不安。他還常常對人們介紹說,每逢旱年,那里的孩子上學前,只能由大人含一口水噴到孩子臉上,算是洗臉了。主婦每天煮飯也只有一瓢混水。他還拍著厚厚的一本書對大家說:“處于干旱帶上的甘肅省志上有這樣的記載:隋朝以來,甘肅先后發生較重大旱災640次,平均每兩年一次。近半個世紀,發生旱災四十余次。1949年以來,中國政府撥出大量專款興修水利,截至1995年底解決了600萬人的飲水問題,但仍有27%的人處在干旱無水飲用的威脅之中。”崔乃夫會長曾親自帶隊深入甘肅干旱貧困山區考察,冒著小雪和寒風走訪了定西縣團結鄉寒樹村和榆中縣連川鄉高窯溝村。正是由于崔乃夫對甘肅缺水地區情況的深入了解與研究,正是由于他對貧困地區人民有著特別深厚的感情,崔乃夫所領導的中華慈善總會于1997年啟動了“雨水積蓄工程”。崔乃夫早就深入了解到:生活在干旱、半干旱地區的人們,經過千百年的摸索,找到了修水窖存雨水,供人畜全年飲用的土法子。崔乃夫說:“以往的水窖都是用紅黏土打成的,費工又不牢固,蓄水效益和衛生條件都很差,后來長期致力于干旱農業研究的科技人員,在深入考察與總結經驗的基礎上,經過反復論證和科學實驗,摸索出一整套集水工程系統方案。經過實驗,取得了很好的效果。不僅解決了人畜飲水問題,而且還進一步擴展到農業灌溉,為百姓脫貧帶來希望。”正是基于對甘肅干旱地區情況的這種深入的了解,中華慈善總會“雨水積蓄工程”啟動的時候,向社會募集資金,幫助甘肅尚未解決水荒的貧困百姓每戶投入800元,修建一個100平方米的集雨面和一個30立方米的水泥水窖。這樣可幫助一個3~5口之家解決常年的人畜飲水問題。崔乃夫在這一項目運作中多次強調:“這個項目,不是政府撥款,而是募集的善款,是協助貧困戶打水窖的。一定要選準對象,不能優親厚友,不能營私舞弊,不能挪作他用。資助的錢不到農戶,而是由甘肅省慈善會給貧困戶買成水泥,農民出工和準備沙石,要求在兩個月內完成,確保在7~9月的雨季里,把水蓄起來。”在崔乃夫會長的領導、統籌下,這個項目當年立項,當年籌款,當年上規模,為甘肅貧困百姓打了一萬口水泥水窖,修了百萬平方米的集雨面,當年就取得了很好的效果。當地百姓拍手稱快,社會反響也非常之好。這個項目后來一直成功地延續著。

    




河北时时彩网